EN

leyu乐鱼:医美“暴利”,不属于伊美尔

发布日期:2021-10-10

文丨读懂财经

提起医美,大部分人对这个行业的固有印象,基本停留在“暴利”上。毕竟一场医美手术,需要几万甚至数十万;这两年大火的水光针、热玛吉等轻医美项目,价格也数千上万。

近年来,华熙生物、昊海生科和爱美客的上市,也让我们见识到医美的印钞能力。爱美客毛利率高达92.59%,净利润率更是高达62%,几乎能与茅台媲美。

但实际上,医美暴利并不属于全产业链,下游的医美机构其实过得很苦。别看注射一支玻尿酸动辄就要几千元,但医美机构利润水平其实很低,甚至还会出现亏损。

这次申请港股IPO的伊美尔,已成为中国第四、北方最大的私立医疗美容机构,目前共经营9家医疗美容机构(7家医疗美容专科医院、2家规模较小的医疗美容专科门诊)。但除了2020年实现净利润828.6万元外,2018和2019年伊美尔亏损均超过1亿元。

伊美尔的连年亏损,在头部医美机构里不算多见,但其亏损背后,折射出的其实是整个医美机构行业的窘迫——除了要给上游原料商打工,还要给各大广告平台打工。

伊美尔亏损的一大原因,在于原料端的利润压制。存货成本,一直以来占据伊美尔营收的1/4。在其服务项目中,凡是涉及假体、注射物、一次性耗材的项目毛利率水平都很低。说白了,爱美客们的暴利,就是伊美尔必须要跳的坑。

而亏损的另一原因则来自行业内卷。轻医美俘获越来越多的爱美人士,也有越来越多入局者,竞争激烈。这直接导致伊美尔注射美容服务客单价持续下滑,三年多时间下滑1/3,没办法将成本转移至消费者身上,赚取利润。

更重要的是,内卷也注定医美行业营销战火连天,2018、2019年,伊美尔销售费用率高达30%,严重侵蚀了利润空间。

总体来说,整条医美产业链确实有很大的利润空间,但留给医美机构的并不多。换言之,医美暴利并不属于伊美尔。

/ 01 /在暴利行业亏损的伊美尔

去年以来,医美三剑客让资本市场躁动不已,爱美客、华熙生物和昊海生科股价持续暴涨。

之所以受到市场热捧,一方面在于颜值经济的庞大市场。中国医疗美容服务市场的总收入从2016年的776亿增长至2020年的1176亿元,复合增速达11%,并预计2025年将达2781亿元。

高达千亿、持续高增长还不算什么,暴利才是关键。华熙生物和昊海生科医美终端产品毛利率在85%左右,爱美客更强势,毛利率高达92.59%,净利润率更是高达62%,几乎能与茅台相媲美。

但这样的暴利属性并不是整条产业链所共有的。上游的原料和中游的医美产品毛利率均在85%以上,相比之下,下游的医美机构毛利率并不高。甚至于,成立超过20年,做到国内第四大的伊美尔竟然连年亏损。

根据招股书,伊美尔是中国第四、北方最大的私立医疗美容机构,目前共经营9家医疗美容机构。2018年至2020年,伊美尔收入从6.61亿增长至8.11亿元,毛利率维持在50%以上,但在净利润方面,除2020年实现净利润828.6万元外,2018和2019年亏损均超过1亿元。

如果刨除伊美尔近几年剥离的亏损资产(4家医院及植发业务),单看持续经营业务,其在2018和2019年亏损额分别为3853万元和6024.7万元,2020年净利润为3218.4万元。盈利能力明显好转,但这也与人们对医美行业的认知严重不符。

毕竟一针玻尿酸的原材料成本只有几十元,注射到消费者脸上的费用就要几千甚至上万元。这难道不应该是一个一本万利的生意吗?

还真不是。目前资本市场上的医美机构并不少,但净利率超过10%的公司都要阿弥陀佛。显然与暴利不沾边。

比如,在新三板挂牌的华韩整形,2020年营收达8.88亿元,净利润达1.08亿元,连续多年稳定盈利;朗姿股份旗下的米兰柏羽、晶肤医美和高一生医美三大品牌,2020年营收8.14亿元,净利润6886.79万元;瑞丽医美2020年营收1.65亿元,净利润491万元;奥园美谷正在收购的连天美,2020年营收也达到4.86亿元,净利润为8054.67万元。

话又说回来,虽然其他医美机构盈利能力也配不上暴利二字,但像伊美尔业绩如此糟糕的还真不多见。

亏损的伊美尔,背后反映出的其实是整个医美机构行业的残酷处境。

/ 02 /爱美客们的暴利,伊美尔的坑

暴利是爱美客们的,亏损是伊美尔的。这也不难理解,市场对医美三剑客暴利的热捧,反而来就意味着下游医美机构的巨大成本。

单看伊美尔50%的毛利率并不算太低,但与三剑客超85%的毛利率相比,这中间有大量的利润空间被存货成本吃掉了。

存货成本,也即原料成本,是伊美尔销售成本的最大组成部分,包括假体、注射物、药品及其他耗材等。2018年至2020年,伊美尔存货成本占营收的比例基本维持在25%左右。

这是什么水平?要知道,同属大医美赛道的雍禾植发,毛利率75%左右,存货及耗材成本仅占11%—16%。

换句话说,原料端极大挤压了伊美尔利润空间。这一点,在伊美尔的不同医美服务业务中体现更为明显。

一般来讲,医疗美容可分为手术服务和非手术服务。近几年,非手术类的医美项目都是伊美尔的重头戏。2020年,公司非手术类服务收入达6亿元,占总收入的73.9%;手术类服务收入为1.84亿元,占比22.8%。

伊美尔提供的手术类医美服务主要包括眼部手术、鼻、胸部整形手术和抽脂手术等,非手术类医美服务则主要包括注射美容服务和能量美容服务。

注射美容服务即注射肉毒素、玻尿酸和美塑疗法,近三年为伊美尔贡献的收入均在40%以上;能量美容服务则主要是热玛吉、皮秒激光、激光脱毛、光子嫩肤、酷塑等,2018、2019年为伊美尔贡献了15.6%、18.5%的收入。这两年,由于热玛吉的大火,带动能量美容服务收入大增,由2019年的1.37亿元增至2020年的2.32亿元,收入占比达28.6%。

而不同类型的医美服务毛利率差异极大,即使是同一类型,不同服务毛利率差异也相当大。核心原因就在于原料成本。

非手术医美服务中,依赖激光、脉冲仪器的能量美容服务毛利率最高,可达70%,因为机器属于一次性成本投入。而直接对接爱美客、华熙生物等医美产品的注射美容服务,三年来毛利率基本在47%—48%间,是毛利率最低的类型。

在手术医美服务方面,剌双眼皮的毛利率也比需要假体的隆胸手术高。伊美尔在招股书中表示,胸部整形手术因假体成本较高,毛利率显著低于其他美容整形手术,2020年因这一业务减少,伊美尔手术业务毛利率从50.6%上升至53.2%。

无论手术与否,涉及原料和一次性耗材的医美项目,毛利率均不高。热玛吉虽属毛利最高的能量美容服务范畴,但由于需要使用较贵的一次性探头,毛利率也远低于其他能量美容服务。

原料端的强大议价能力,在很大程度上压制了医美机构的利润空间。但国内消费者对非手术类医美,尤其是对注射玻尿酸的偏好,也决定了,医美机构享受不到医美的暴利。

/ 03 /走不出的行业内卷

原料端的强大议价能力,提高了医美机构的成本。而医美机构自身的内卷,也使得他们无法将这项成本转移至消费者身上。这导致医美机构很难赚到大钱。

相对于手术类医美服务,非手术类医美服务门槛更低,对医师技术要求更低,机构众多、竞争十分激烈,相当内卷。

内卷之下,伊美尔的非手术类医美服务价格,不仅上不去,甚至出现了下滑。2018年至2020年,伊美尔注射美容服务每次诊疗的平均费用从2986元持续下滑至2158元。这一趋势还在持续,2021年一季度,该费用进一步降至2007元。三年多时间,客单价下滑1/3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上游的原料端自然也要随行就市,毕竟薅羊毛的时候,也要保证羊得活着。华熙生物、昊海生科医美终端产品售价也有所下滑,不过仍保持着对医美机构的强议价能力。但比较强势的产品,价格却一直提升,比如爱美客的嗨体,带动其溶液类注射产品平均售价从2018年的331元上涨至今年一季度的385元。

内卷的另一个表现为,销售及营销费用占比极大。由于差异性不大,医美机构只能拼命砸钱获客,大打“营销战”。2018年至2020年,伊美尔销售及营销占比分别为30.1%、29.7%和23.1%,今年一季度占比为23.7%。

获客成本,一直是医美行业的老大难。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,国内医美机构的销售费用率普遍在25%-35%间。除了要给上游原料商打工,还要给各大广告平台打工,医美机构何来暴利一说?

对于一家毛利仅53.6%左右的公司来说,30%的销售费用未免过高。事实上,这也是伊美尔和华韩整形存在盈利差距的重要原因。华韩整形2019年销售费用率21.3%,2020年为18.61%,远低于伊美尔。

而伊美尔在2020年扭亏为盈,主要得益于于销售费用率的下滑。但这一变化能否保持,仍有待观察。

毕竟,2020年受疫情影响,各家医美机构销售费用均有所减少。而销售费用的减少,也导致伊美尔的营收大头,注射美容服务收入有所下滑,由2019年3.62亿元降至2020年的3.54亿元。事实上,除去年大火的能量美容服务(热玛吉)外,伊美尔所有类型的医美服务均出现了下滑。这意味着,疫情过后,该打的营销战还得接着打。

综合来看,由于上游原料端的压制和行业自身之内卷,医美机构根本享受不到暴利的待遇。尽管各家医美机构因业务及服务项目的差异,毛利率有高有低,或亏损或盈利,但其所处的产业链位置,决定了医美暴利根本不属于医美机构和伊美尔。

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,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.cn看到更多个股、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,也可在新浪微博、微信公众号、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。

流量统计代码